第344章 这是另外的价钱!
书名: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作者:云中殿 本章字数:5876字 更新时间:2021/03/19 12:34:19

当禁忌古碑升空那一刻,整个鲲族都因此而震动。

十大长老连忙联手施法,雄浑充沛的法力刹那间化作遮天巨罩,朝那古碑盖去。

能闭关于禁忌山谷的鲲族长老,纵使在天尊级强者中也绝对是最顶尖的佼佼者,距离渡劫期都不远。

十位长老联手布阵,纵使是圣阶存在也很难轻易挣脱。

然而在这座古碑面前,十位长老联手布下的巨罩就好像纸糊般,瞬间就被捅破。

青光横贯长空,刹那间远遁千万里,彻底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中。

而整个禁忌山谷也因此化为齑粉,虚空乱流纵横。

沈天整个人都是懵逼的,他只是坐在禁忌古碑前打了个盹而已,怎么碑就跑了?

鲲族的那些大佬,不会趁着这个机会碰瓷本圣子吧!

要不,趁现在情况混乱装个死?

隆~

虚空乱流在飞速平定,天地间凝聚出一道道庞大无比的巨鲲虚影,体表有圣光浮现。

那是鲲族的太上长老,平日里几乎都在闭关潜修中,不参与族内事务。

但禁忌古碑暴走波动实在太强烈,将他们全都引出来。

“禁忌古碑为何异变遁走,族长请您给我们一个解释!”

“禁忌古碑乃始祖所留,数万年从未出事,而今却远遁离开不知所终。”

“若无法给出个交代,恐怕吾等再无颜面祭拜列祖列宗,请族长尽快寻回禁忌古碑!”

“听闻族长破例让神霄圣子参悟禁忌古碑,才造成如此结果,圣子何在?”

“就是,让神霄圣主出来解释!”

……

那些鲲族圣者在争论,都在因禁忌古碑远遁之事牵动心神。

毕竟禁忌古碑对于鲲族而言意义重大,几乎不亚于人族的族谱、祠堂等重地。

更何况,禁忌古碑所在峡谷灵气充沛、法则凝聚,乃修炼圣地,如今也随着古碑遁走而毁灭。

这对于鲲族而言,绝对是一大损失!

这样的结果,换成谁来都难以淡定。

隆~

就在这时,鲲神王的身影出现在峡谷的虚空乱流中。

他脸色也不好看,不过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,而是关切地望着沈天。

见沈天身上没有伤势,连气息也变得愈发深不可测,鲲神王才松了口气:“圣子没受伤吧!”

沈天缓缓点头:“有惊无险。”

鲲神王道:“那便好,禁忌古碑异变之事本王也未料到,若是圣子因此发生什么意外,本王就真的无法向贵圣地交代了。”

鲲神王的话倒是让沈天整个人都愣住,话说现在的妖族族长都这么好说话的嘛!

自家祖碑都没了也不急,还想着跟神霄圣地交代?

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,鲲神王对沈天这么客气,反而让沈天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毕竟虽然他也不知道为啥禁忌古碑会飞走,但估摸着跟他领悟出《混沌薪火经》有一定的关系。

这次,他还真不见得是背锅。

鲲神王好说话,不代表鲲族的其他圣者好说话。

事实上当初让沈天以《鲲鹏法》换走三光神水和三件圣器,就有些鲲族长老不舒服。

因为在他们看来,鲲鹏法本来就是鲲族的至尊法,按理来说是不允许流落在外的,归还鲲族本就理所应当。

拿三光神水本源和三件圣器换回《鲲鹏法》也就罢了,居然允许其他势力修炼此法?

这对他们而言,简直是受大委屈惹!

更别说,鲲神王竟然还允许神霄圣子参悟鲲族的禁忌古碑。

现在倒好,禁忌古碑都弄丢了!

“族长、神霄圣子,希望你们能给我们一个解释。”

“昆虚,这些年来你一直跟神霄圣地合作,都快忘记鲲族的骄傲了吧!”

“你担任族长在这些年,本族实力并未有太大增长,现在连禁忌古碑都弄丢,我看是时候召开长老会了。”

“若是你做不好族长这个位置,那便退位让贤,交给有本事的人来做!”

“还有神霄圣地,必须向本族赔偿古碑丢失的损失!

……

虚空中,长老们的声音议论纷纷。

这些长老中大部分都是天尊级存在,对昆虚说话还是比较客气的。

但也有些是渡劫期太上长老,其辈分比鲲神王还要高几辈,此时说话便没那么留情面了。

甚至有些太上长老都提出废除鲲神王的族长之位,重新选择族王。

鲲神王目光微眯,深深注视着虚空中那些身影:“禁忌古碑与本族的关系,大家都很清楚,这点无需本王提醒。”

“始祖寻回此碑时便立下祖训,凡有缘人获古碑认可,获得传承也好带走古碑也罢,本族不许阻拦。”

“而今神霄圣子获得古碑认可传功,古碑功成身退远遁离去,本就是合情合理。”

“生而为鲲,便应有鲲族的骄傲,怎可将责任全丢给圣子?”

“至于本王族长之位,有谁觉得本王不配?”

“尽管站出来与本王做过一场!”

一语罢,昆虚周身陡然爆发出无比澎湃浩荡的气息,圣者威压顷刻间席卷八方。

他身后俨然浮现数万丈巨鲲异象,在无边沧海兴风作浪,席卷无尽惊涛,浮沉间水击三千里!

而且昆虚身后的异象,已经不只有鲲形。

那万丈巨鲲拍击海面,鳞片鱼鳍刹那间化为金光闪闪的羽翼,鲲首也在刹那间化作英姿勃勃的巨大金鹏头。

轰~

水击三千里,扶摇而上九万里!

前所未有庞大的鲲鹏,陡然出现在鲲族所有长老面前。

它周身流转着浑然无垢的圣光,浓郁圣威席卷八荒,带着让人窒息的威压。

一时间,所有鲲族长老都沉默。

他们目光炙热地盯着昆虚,盯着昆虚身后鲲鹏虚影。

都是鲲族高层,他们很清楚族长昆虚的实力,之前绝对没有这么强。

如今昆虚散发出的威压与之前相比最起码增强一倍,这显然是完整鲲鹏法的功劳。

一时间,问责声都消失了。

毕竟禁忌古碑虽然重要,但自古以来没人能领悟出什么东西,只能造就禁忌峡谷这个辅助修炼地。

修为达到圣阶后,禁忌峡谷帮助已经不大,不然那些太上长老也不会不坐镇这里。

可鲲鹏法不同,那是对所有鲲族圣者都有用的,能让他们实力倍增。

但任何一个势力的至尊法,都不可能传授给每个人。

比如各大圣地的禁忌篇章基本上都只有圣主和圣子,才有资格传承学习。

即便鲲鹏法真的传回鲲族,能学习完整鲲鹏法的肯定也只有其中一部分人,而非所有人。

而这人选的确定,可就相当得微妙了。

谁有资格修炼,谁没有资格,其中的操作空间很大。

而作为鲲族目前的族长,鲲神王在族中话语权还是相当有分量的。

更何况修成完整鲲鹏法后,昆虚实力再度提升,鲲族里能压制他的人寥寥无几。

这个时候要不要因为禁忌古碑的事情得罪昆虚,就得好好考虑了。

毕竟,禁忌古碑是整个鲲族的,又不是他们个人的。

……

气氛陷入短暂的僵持,鲲神王暗中传音道:“圣子你放心,有本王在,没人能威胁到你。”

“神霄圣主如今就在北海,本王已经传讯于他,稍候便会来接你。”

居然还通知了师尊?

沈天心中微暖,果然人间处处有真情。

这位鲲神王与本圣子相识不过数日,便对本圣子这么好。

哎,还真让本圣子着实有些惭愧呢!

以后若是有机会,遇到机缘就多考虑考虑昆冥和昆玉吧!毕竟这俩也是高品质的韭……天骄。

虚空中,圣威笼罩。

方圆数百里内,所有生物都感觉心中沉甸甸的。

气氛非常紧张,若是一个处理不好,整个鲲族都可能因此产生动乱。

终于,一位太上长老缓缓开口,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:“不论怎么说,禁忌古碑乃本族至宝,族长未经长老会允许便对神霄圣子开启,终归是坏了规矩。”

鲲神王深吸一口气:“诸位长老,神霄圣子答应已与玉儿签订鲲神契约,担任本族人间行走。”

“按照族规,本族人间行走若是愿意,便拥有参悟禁忌古碑的权利。”

神霄圣子,答应担任鲲族人间行走之位?

鲲神王的话让那些长老们沉默,虚空中出现隐晦而频繁的神念交流。

他们在权衡利弊,但凡顶尖大族的高层都不是傻子,如今禁忌古碑遁走已经成为定局。

纠结是谁的责任没有任何意义,如何挽回损失才是关键。

神霄圣子的传闻,他们也偶有听闻,据说乃是万年难得一遇的气运之子,连龙族都抢着讨好。

如果他真的愿意担任鲲族人间行走之位,对整个鲲族来说倒也是件大好事。

虚空中响起威严的声音:“神霄圣子,你真的愿意与本族长公主昆玉签订鲲神契约,担任本族的人间行走之位吗?”

沈天微微一愣,望向站在昆虚身旁俏脸微红的昆玉。

坦白说,他是真没往这方面想过。

毕竟沈天已经跟黑龙族的敖冰、孔雀族的孔梦都签订了契约,现在背着她们再签一个,总感觉心里有点虚。

不过鲲神王顶着这么大压力支持本圣子,要是本圣子拆他台给他一计背刺,也太不厚道了。

更何况他在鲲族得到《混沌薪火经》传承,日后照拂一二也是应该的。

沉默了片刻后,沈天缓缓点头:“我愿意。”

……

他答应了!

他终于答应啦!

昆玉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,昆虚脸上也露出欣慰的表情。

只有昆冥脸色古怪,总感觉以后自己向沈天找回场子的想法,估计是没啥戏了。

虚空中鲲族诸圣的威压逐渐散去,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也开始缓解。

“既然圣子已经担任本族人间行走之位,那参悟禁忌古碑的确没有违背本族祖训,合乎规矩。”

“禁忌古碑本就神秘,无数人在它身上吃亏,如今忽然遁走或许未必是一件坏事,也的确怪不得神霄圣子。”

“说起来,神霄圣子替本族寻回鲲鹏法,吾等还没好好地感谢过圣子那,实在是太过失礼了。”

“神霄圣子容颜绝世,一看就是人中鲲凤,日后定能成就大帝之位,不可限量!”

听着虚空中响起的恭维声,沈天整个人都有些发懵。

怎么回事,咋就开始吹本圣子了?

这舆论风向,这么容易转移的吗?

本圣子可是刚刚弄丢你们族的禁忌古碑啊,你们都不在乎的吗?

就在这时,虚空忽然崩裂开来,比之前更加可怕的浩荡圣威,顷刻间席卷方圆千里。

澎湃浩荡的各色雷霆在海水中蔓延,簇拥着足有数千丈的庞大飞舟,飞舟上站满身穿神霄服饰的弟子。

而在飞舟第二层,赫然站着一位位神霄长老,每个人身上都散发天尊级的强大威压。

“是哪个不长眼的小鲲崽子,想对对付天儿?先过来问问老道手里的大棒答不答应!”

身穿紫授仙衣,手持黄金神棍,碧莲长老傲立于飞舟第三层。

他摇身变化成数百丈高的巨人,手中黄金神棍也顷刻间化作数百丈长,浑身肌肉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。

明明只是通神期的天尊,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却让许多鲲族圣者都发毛。

毕竟,这是一位曾经的‘极道天尊’。

哪怕神体曾经被废,依旧拥有莫大的威慑力,如今的碧莲以神魔炼体证得天尊之位,实力未必就比当年炼气时弱。

更重要的是经过当年那次挫折后,这家伙连脸都不要了,性格日益像他师弟靠齐。

这样的碧莲天尊,圣人都不太敢得罪。

……

飞舟第三层除了碧莲长老外,赫然还站着另外两个人。

其中一个是已经突破到渡劫期并稳固修为的金莲长老,此时银衣翩翩光芒四射,比之前更加妩媚动人。

她目光流转,有万种风情:“天儿莫怕,有师叔在,没有人能为难你。”

第三个人通体被雷霆仙光所笼罩,此时只是静默地傲立于虚空中,俯瞰着鲲族的诸多长老。

他在尽情释放自己的威压,宛如化身天劫,黄金色混元雷霆以雷霆仙光为圆心,刹那间蔓延出数万丈开外。

就连鲲族的那些太上长老面对这些雷霆时,都忍不住心惊肉跳:这家伙,比以前更强大了!

体表雷霆仙光轻轻荡漾,神霄圣主淡漠地望着鲲神王:“昆兄,近来可好?”

感受着神霄圣主体表散发出的气息,鲲神王非常庆幸自己当初没听傻儿子的,对沈天下手。

要不然,可就麻烦了。

他微笑道:“劳张兄记挂,张兄此次万里迢迢赶来,有失远迎,还望张兄莫要见怪。不知张兄今日大驾光临,是……”

神霄圣主体表仙光轻轻荡漾:“听闻昆兄邀请天儿做客,本座担心天儿不懂鲲族规矩,惹得鲲族长老们不喜,特意前来接他回去。”

“若是天儿在此期间有所冒犯,诸位可找本座解决。”

说罢神霄圣主淡漠地望向虚空,散发出的圣威愈盛:“不知各位,可有指教?”

神霄圣主的话毫无情绪波动,却让隐于虚空中的那些鲲族太上长老们心中微寒,同时又暗叫侥幸。

幸亏他们提前听族长的,让沈天担任鲲族人间行走,把矛盾解决了。

要不然就现在这架势,碍于颜面神霄圣地和鲲族怕是免不了做过一场。

到时候神霄圣主这样强大的对手,怕是没几个鲲族圣人愿意对上,毕竟一个搞不好就得变成电鱼。

一片寂静,鲲族众圣无人敢搭话。

终于,鲲神王缓缓开口笑道:“张兄误会了,圣子在本族彬彬有礼,不曾惹什么麻烦。”

“恰恰相反,圣子与小女昆玉相处甚欢,已经商量好签订鲲神契约,不止张兄可愿让令徒担任本族人间行走之位?”

……

鲲族人间行走之位?

神霄圣主体表仙光缓缓波动,他淡漠注视着鲲神王。

一道只有神霄圣主和鲲神王彼此能够接收的神念传音,在鲲神王脑海中响起。

“本座教你让那些不听话的鲲族长老唱红脸,你唱白脸,先把局势稳住,然后本座再出来救场。”

“这样,我们都能刷气运之子的好感度。”

“为何本座才刚到,你已经把事情摆平了?这让本座如何继续刷天儿的好感度?昆兄莫不是想与我再做过一场?”

说着,雷霆仙光的波动愈发剧烈。

鲲神王嘴角微抽,似乎想到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他轻咳道:“张兄误会了,这不是族中长老的反应太过激烈,本王也没有办法嘛!”

“不过张兄您放心,本王已经特地跟圣子强调过,你听到他出了事立马带领所有人赶来,并且有背水一战的决心。”

“好感度拉得满满的,连本王自己都感动了,绝对不掺水!”

神霄圣主平静道:“那鲲族人间行走又是怎么回事?为何未提前与本座商量?”

鲲神王眼中露出心虚之色,开玩笑,这事能提前跟你商量吗?

谁不知道,你一直想把自己闺女塞到沈天怀里?

本王的确给你三分面子,但涉及闺女幸福你以为本王会客气?

神霄圣子跟玉儿的契约本王牵定了,姓张的你要是不爽,大不了再做过一场。

不就是七天七夜嘛!

跟玉儿以后的幸福比起来,算不了什么!

鲲神王的目光,逐渐变得坚定起来:“咳咳,本王忘了,张兄实在抱歉!”

神霄圣主淡漠地注视着鲲神王,良久才缓缓开口。

“这是另外的价钱~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