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2章 大帝抚我顶,结发授长生
书名: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作者:云中殿 本章字数:4971字 更新时间:2021/03/19 12:34:19

长生大帝是十万年前证道的存在,乃北海玄龟族祖先。

在五域所有大帝中,长生大帝绝对是其中最为低调的,存在感极低。

低到什么程度?

这家伙证道成帝时,压根没昭告五域,连‘帝宴’都没办。

自己随便在北海找个小岛,美滋滋瞌睡五百年,就当庆祝成功证道成帝,当时北海群妖都懵了。

毕竟花了那么多心思准备拍帝屁,结果人家压根就没出现。

这跟谁说理去?

但这并不意味着长生大帝弱,恰恰相反,长生大帝的战斗力非常强。

他拥有玄龟族臻至巅峰的玄武血脉,天生防御无双。

纵使是其他大帝级存在,也很难攻破长生大帝防御,对他造成伤害。

如果单单是防御力强也就罢了,毕竟只能被动挨揍。

但长生大帝的攻击力也极强,一手长生剑犀利无比,连同时代其他大帝都非常忌惮。

因为这门剑法涉及到极为高深的‘岁月法则’,能以自身寿元为代价,削去对方双倍寿元。

什么意思?

意思就是长生大帝燃烧一万年寿元,能砍去敌人两万年的寿元,杀敌一千自损五百。

要知道,人家长生大帝是玄武啊!

这诸天生灵有啥种族能跟玄武比氪命,大帝都不行!

别看长生大帝平日宅在北海不冒泡,真把他惹恼,能追着其他大帝砍。

更何况野史记载,长生大帝晚年时寿元将尽,有感年轻时太过冲动,消耗寿元过多。

故此它耗费数千年时间闭关,终于创出一门惊世骇俗的秘法:不死长春经。

这门秘法并不能增幅战力,但有个非常bug的功能,那就是能把修士非正常消耗损失的寿元,硬生生修回来。

什么叫正常消耗的寿元?

很简单,凡人寿元80岁,活到80岁死亡,这就是正常消耗的寿元。

而什么叫非正常消耗的寿元?

比如说正常的普通元婴初期修士,寿元是1000岁左右。

一般情况下你不作死,都能活到1000岁,但架不住很多修士喜欢作死,修炼燃烧寿元的功法。

有的修士天赋不佳,正常修炼只能修炼到金丹期,于是修炼禁术突破到元婴期。

修炼禁术损耗200年寿元,那么这种元婴期修士便只有800年寿元。

另一种则跟王神虚类似,修炼以寿元换取攻击力的战法。

这种损耗的寿元,归根究底其实是生命本源。

若是服用足够多的极品灵药,这寿元是可以补充回来的。

当然,任何灵药都有药抗性,如果频繁服用的话效果会越来越低。

这也是王神虚虽然背靠太虚圣地,也不敢乱燃烧寿元的原因,毕竟本源不好补。

若太过频繁施展《太虚帝经》,发展到后续可能千年灵药都补不回几年寿元,这就非常尴尬。

……

而《不死长春经》不同,这是长生大帝特意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功法,无比玄妙。

它能将普通灵气经过特殊运功法门,转化为修士的生命本源力量。

通过运转这门秘法,能将消耗的生命本源补充回来。

如此一来,燃烧的寿元自然就补回来了。

当然,这门秘法只能补充寿元,不能突破天道限制。

比如你原本寿元只有1000,已经活过1000年,那就没法再加了。

总的来说,这门功法几乎是为王神虚量身打造的。

因为这家伙的虚空神体配合《太虚帝经》,跟长生大帝的长生剑如出一辙,都是氪命大杀招。

而爆肝氪命消耗的那些寿元,理论上可以通过《不死长春经》恢复过来。

没想到王某居然能在这里,找到传说中的不死长春经。

这一切,都是沈兄带给王某的啊!

王神虚热泪盈眶,浓浓的黑眼圈被泪水沾湿,看起来分外得激动:“沈兄,沈兄,大……大恩不言谢!”

“日后沈兄但凡有用得上王某的地方,只要开口,王某上刀山下火海,万死不辞!”

话音未落,王神虚头顶气运光环光芒大涨,紫色纹路愈发浓密。

而齐少玄、敖乌头顶上的光环,光芒也更加璀璨,只是相比于王神虚提升得少些。

“王兄见外了,我等皆为东荒圣子,理应和谐友爱,互帮互助,为构建和谐美好的新东荒而共同努力。”

感受着浑身飘飘欲仙的感觉,沈天知道这是他头上的金斑在变多,这感觉就很赞。

掏出两枚海神星泪,沈天递给王神虚:“王兄刚结婴不久,想必元婴还不是很稳固,这是北海至宝海神星泪,对王兄或许会有用。”

海神星泪?

王神虚身躯微微一震。

他乃太虚圣子,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

如果说涅槃圣液是补充修士肉身本源的无上至宝,那海神星泪就是补充修士灵魂力量的绝世珍品。

纵观整个北海,市面上也没有几枚海神星泪流通,结果沈兄一出手就送王某两枚?

要知道物以稀为贵,海神星泪的价值比上品灵器还高。

初次见面,沈兄这又送帝经又送星泪。

这是何等的大气?

王某何德何能,能得沈兄如此厚待啊!

王神虚黝黑的眼圈,此时愈发湿润:“沈兄,这我不能收啊!”

“如果王某没看错的话,沈兄现在修为还在金丹期,这宝物你还是留在自己用吧!”

沈天微笑道:“无妨,这样的海神星泪,沈某身上还有两百枚,王兄且用着便是,不够再找我要。”

王神虚:“!!!???”

啥~

两百枚?

最近没喝五宝茶,都虚得幻听了?

旁边的齐少玄瞥了眼王神虚,哼道:“井底之蛙,两枚海神星泪也能震惊成这样。”

敖乌笑道:“肾虚哥哥不用客气的,沈天哥哥是真正的气运之子。”

“他之前带着我们在一座岛上找到很多海神星泪,这种宝贝,我们身上都有很多。”

齐少玄:“……”

什么叫沈天哥哥是真正的气运之子?那谁是假的气运之子?

王神虚#:“……”

老子叫王神虚,神特么肾虚哥哥!

而且这玩意你们很多?

吹牛逼的吧!

……

半信半疑接过海神星泪,王神虚慎之又慎地将一枚海神星泪吞入腹中。

运转功法将星泪炼化,顿时王神虚浑身上下都爆发出湛蓝色光芒,看起来分外神异。

“趁现在直接领悟这门秘法吧!”

沈天微微一笑,也取出一枚海神星泪服下。

虽然海神星泪服用数枚后,对神识增长效果会变弱。

但在参悟秘法的时候将其用作消耗品,也是绝佳的辅助品。

服下它,能将参悟效率增强数倍。

若是在混沌海域外,没几个人舍得用这种至宝来当做参悟功法的辅助品。

但对此时沈天等人而言,参悟不死长春经消耗的时间,显然要比一两枚星泪重要。

毕竟正常情况下,纵使是将一门帝经初步参悟完成,也得消耗数个月乃至一年半载时间。

而沈天等人现在的时间显然不充裕,早点参悟完这门秘法,还得回去寻找机缘呢!

齐少玄和敖乌相顾一望,也从储物戒中取出海神星泪服下。

那满不在乎的模样,看得王神虚嘴角抽搐。

这些家伙难道不是在吹牛逼?

啥时候海神星泪这种至宝,变成大白菜了?

幻觉,这一定是幻觉!

……

王神虚按捺着心中的震惊,到长生石碑前找块空地坐下。

他平复心中思绪,所有注意力都汇聚在这长生石碑上,开始心无旁骛地领悟秘法。

坦白说,长生大帝留下来的这门《不死长春经》虽然只是《长生帝经》的部分秘法,但非常玄妙。

因为这是长生大帝晚年领悟出来的压箱底绝学,重要性几乎堪比帝经的禁忌篇章。

若是资质、悟性稍弱的存在,或许连皮毛都无法悟出来。

当然,王神虚的资质、悟性都不弱。

更重要的是,他真的很虚,对这门秘法的执念强大无比。

此时盘坐在这长生石碑前,王神虚所有心神全都沉浸在这长生石碑的玄妙碑文中。

渐渐地,那碑文上的一个个上古文字、图案缓缓消失了。

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庞大无比的玄武虚影,在王神虚眼前浮现,那玄武在按照非常玄妙的方式吐纳。

呼~

吸~

呼~

吸~

随着那玄武不断地吐纳,王神虚可以见到一道道澎湃灵气朝它体内疯狂涌去。

这玄武的身躯是透明的,可以清晰地看穿这道灵气在玄武体内运转、炼化的路线,非常明显。

而随着越来越多灵气涌入玄武体内,王神虚能明显看出这只玄武的本源气息更强大了。

那股本源气息的增强,对王神虚而言分外得敏感。

因为所谓的寿元,就是生命本源!

生命本源强大无比,自然能活到寿终正寝的时候。

生命本源损耗过度,则英年早逝精尽夭折,王神虚以前的历代虚空神体,基本都如此。

“这,正是王某所需要的无上妙法啊!”

王神虚声音颤抖,整个人缓缓在长生石碑前行礼:“太虚圣子王神虚,谢长生大帝传法!”

说罢,王神虚四肢着地,开始模仿那玄武的姿势吐纳灵气。

不得不说作为太虚圣子,东荒最顶尖的绝世天骄之一,王神虚的悟性的确强大无比。

服用海神星泪后,短短半日功夫,王神虚便已经捕捉到不死长春经的皮毛,开始将其化为己用。

呼~

吸~

呼~

吸~

王神虚忘记了旁边的齐少玄,忘记了旁边的敖乌,忘记了旁边……

嗯,沈天暂时还忘不了。

因为这机缘是沈兄给的,我圣子老王可不是忘恩负义之人。

总之此时的王神虚物我两忘,完全进入心无旁骛的悟道状态,开始苦修《不死长春经》。

……

随着时间不断流失,越来越多的灵气朝着王神虚汇聚而来。

这些灵气顺着王神虚的周身百汇涌入他体内,并沿着某种无比玄妙的路线运转。

很快,王神虚体内便浮现出一颗颗光点,看起来璀璨无比。

这些光点在交织,逐渐形成一幅龟甲般的图案,笼罩在王神虚的胸前背后。

而在王神虚的身后虚空中,也缓缓浮现出一道模糊异象。

那是一只无比巨大的玄武异象,足有数百丈长,横亘虚空中镇压四方。

在这玄武异象面前,是一只个头更小许多的玄武虚影,毕恭毕敬地趴在大玄武面前。

巨大的玄武异象缓缓伸出右掌,轻轻覆在小玄武的头颅上,庄重威压。

而小玄武异象也非常认真,始终无比谦卑地低着头颅。

仿佛是一位虔诚的弟子,在向老师求教般~

王神虚双手双脚撑地,感受着自身的变化,脸上满是喜色。

因为他能感受到,随着自己对《不死长春经》理解加深,寿元竟真的在慢慢恢复。

那些澎湃灵气被王神虚吸收炼化后,逐渐转变为生命本源。

王神虚能明显感觉到,自己身体没那么虚了。

虽然也可能有部分心理因素作祟,但寿元在恢复这是事实。

“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。”

王神虚目光炙热地趴在地上,身躯随着灵气涌动而上下浮动,显然学得很着迷。

不提王神虚这家伙学得无比顺利,另一边的齐少玄则怎么练怎么别扭。

是的,这货嫌《不死长春经》的练功姿势,实在太丑了。

堂堂一代天骄圣子,趴在地上学乌龟可还行。

“看来这门秘法,注定与我无缘。”

齐少玄无奈,虽然他也从这石碑中领悟出皮毛,但本能地抗拒这门功法。

这也让齐少玄在这门《不死长春经》上的造诣提升,远远不如王神虚提升得快。

……

十天后,王神虚缓缓睁开双眼。

不得不说对修炼者而言,闭关真的很花时间。

有时候稍微领悟些高深莫测的功法,可能一年半载就过去了。

夸张点的,甚至一悟百年。

“修炼《长春经》十天,恢复三年左右寿元,如果长春经造诣加深,应该能更快。

感受着自己肉身的变化,王神虚非常开心。

转过头,见齐少玄似乎没悟出什么东西来,王神虚顿时更开心了。

“姓齐的你不是东荒第一天骄吗?怎么在这里发呆?哈哈,小老弟你这也不行啊!”

齐少玄嘴角微抽,冷笑道:“齐某战斗又不需要燃烧寿元,自然也不需要钻研这门长生功法。”

“而且你以为你真领悟出什么精髓了吗?趴在地上一抽一抽,呵呵,活像只王八!”

齐少玄话音刚落,却见王神虚周身气势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拔高起来。

他周身燃烧着银色的能量,整个肉身仿佛和虚空相融。

“姓齐的,你不是一直想跟王某打一场吗?”

“以前我没得选,现在我只想……”

“一虚空大耳刮削死你!”

……

这一刻,王神虚觉得自己破茧成蝶脱胎换骨。

他,要重新拾回虚空神体的骄傲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