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 师伯他,真的重伤了?
书名: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作者:云中殿 本章字数:3546字 更新时间:2021/03/19 12:34:19

却见血袍殿主以自身精血为祭,刺出最强一枪。

铺天盖地皆为枪影,每枪的威力都足以将普通化神期强者钉死。

看着与血袍殿主战斗的老道士,丹舞天尊脸上顿时露出担忧之色:“加油。”

白莲天尊在疯狂催动令牌联系神霄圣主,毕竟不管怎么说血袍殿主都是渡劫期强者。

碧莲天尊虽然曾以化神期灭杀圣人,但那是借着自爆神体的力量,且那时候碧莲天尊还是炼气士。

转修炼体后,碧莲天尊就很少再全力以赴战斗,一般都是敲闷棍、搞偷袭、藏底牌。

因此纵使是同门的那些师兄弟们,也根本不知道碧莲天尊的真实战力。

此时好不容易腾出手来,白莲天尊决定立刻联系神霄圣主。

然而她无奈地发现,方圆千里已经彻底被封禁。

她手中令牌无法再神念传音给神霄圣主,被彻底隔绝掉。

“好强大的枪法,老道我小觑你了。”

就在这时,虚空中响起一声痛呼,却见那血色长枪竟然击中老道士的左边肩膀。

金色鲜血从老道士的伤口处留下,将他的八卦仙衣都染成金色,看起来颇有几分壮烈。

“孽障,今日就算老道我生死道消,也绝对不会让你这孽障伤害天儿一根汗毛!”

老道士怒吼一声,猛然抓紧那根血色长枪,右手拳头刹那间暴涨十倍。

啪~!!!

重重地一巴掌,朝着血袍殿主拍去,直接将其击飞而出。

血袍殿主体表被血色保护屏障笼罩,在老道士这一掌下剧烈震动。

“没破?”

感受着从血色屏障上传来的力量,血袍殿主愣了愣。

接着,他脸上露出狞笑:“嘿嘿,没想到如今的你已经不过如此。”

“楚龙河,你的时代已经过去。现在的你,不再是那个化神灭圣者的绝代天骄!”

“觉悟吧!”

一语罢,血袍殿主冷哼道:“今日,本座就要灭了你替师尊报仇!”

“只要我提着你的人头回圣教,教主一定会赐下天大的赏赐,你还是觉悟吧!”

说罢血袍殿主手中长枪血芒愈盛,一道道枪罡如狂风暴雨般朝着碧莲天尊周身激射而来。

碧莲天尊肩上的金色血液还在流淌,然而脸上却没有丝毫惧色。

他挥舞着金色长棍,毫不犹豫地与血色长枪战斗在一起,血洒长空英勇无畏。

丹舞天尊早已热泪盈眶:“为了救我,楚河师兄又一次与圣者浴血搏杀,都是我拖了师兄的后腿!”

一咬牙,丹舞天尊闯入战圈中,与碧莲天尊并肩作战,共同抵抗着血袍殿主。

白莲天尊目光凝重,手中飞速掐动法诀,对老道士和丹舞天尊施展秘法。

那是疗伤秘术‘大回元术’,能极大程度地恢复修士的伤势和元气。

对于不擅长战斗的白莲天尊来说,这也是她力所能及的极限。

“这还是我认识的大师伯吗?”

沈天看着浴血奋战的老道士,不由地喃喃自语。

然而他的脑海中,却响起叶擎苍不以为然的声音:“这臭小子。”

“一千年都没怎么变,还是这么厚脸皮,你小子别被这货忽悠了,他阴着呢!”

别被这货忽悠了?

啥意思,沈天有些不明所以。

就在这时,却见血袍殿主抓住个破绽,血色长枪直接刺向丹舞天尊咽喉。

这一枪快到极致,也阴狠到极致。

浓浓的血色能量将丹舞天尊限制住,无法挣脱。

眼见着下一瞬间,血色长枪即将洞穿丹舞天尊的咽喉。

然而就在此时,老道士出现在丹舞天尊面前。

他的左手猛然放大,猛然扣住血色骨枪枪头,被锋芒划得鲜血淋漓。

血色骨枪的去势稍减,刺在老道士右边肩膀上,将他挑起来连续飞出百丈外。

丹舞天尊眼睛瞬间便红了,而血袍殿主的脸上却满是得意。

“你的时代已经过去,觉悟吧楚龙河!”

血袍殿主意气风发,只感觉自己开启了新的时代。

然而此时楚龙河右手长棍也轰然击出,一棍砸在血袍殿主脑门上。

duang~!

血袍殿主只感觉自己脑瓜子嗡嗡的,天灵盖好像都裂开了。

体表防护罩,没能挡住这一棍。

“不对,这家伙是故意中本座这一枪的。”

血袍殿主脸色大变,连忙想退。

然而已经来不及,如狂风暴雨般的棍棒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。

被打得脑瓜子嗡嗡元神颤动的血袍殿主,只感觉眼前全是金星,哪里挡得住?

一时间,浑身上下到处都传来剧痛感觉,生无可恋。

“孽障,竟敢伤我师兄!”

丹舞天尊的怒喝声响起,冰冷彻骨的力量涌来,瞬间将血袍殿主包裹在其中。

一尊通体被寒冰包裹的雕像,从虚空中坠落而下,在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坑。

而碧莲天尊楚龙河,也仿佛失去所有的力量般从空中无力地坠落。

“师兄,师兄你没事吧!别吓我!”

“都是丹舞的错,若不是为救我,你也不会受伤!”

丹舞天尊双眼中涌出热泪,将楚龙河接住搂在怀中,720度旋转后翩翩落地。

接着,她取出各种瑶池圣地的灵丹妙药,跟不要钱似的往楚龙河的嘴巴里塞去。

“师兄你一定不要有事,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,丹舞也不活了!”

楚龙河无奈望了丹舞天尊一眼,道:“仙子误会了。”

“老道这次出手,主要还是为了救天儿。”

“救你只是顺手施为而已,请仙子莫要再自作多情。”

说罢,楚龙河强撑着从丹舞天尊怀中挣脱出来,踉踉跄跄走向沈天。

他的脸色苍白如纸,勉强笑道:“天儿你看到了,这次老道通神打渡劫,威风不威风?”

“这就是咱们《薪火经》一脉炼体修炼者的战斗力,越阶战斗如家常便饭!”

“怎么样?想不想学?如果你求老道的话,老道勉强能教……”

话音还未说完,楚龙河身体踉跄直接倒在沈天面前。

与此同时,他的气息强度也在以非常明显的幅度极速下滑。

沈天脸色微变,连忙从沧溟戒中取出涅槃圣液,朝着老道士嘴里灌去。

“没用的,不要再浪费这些涅槃圣液了。”

老道士脸色苍白地吞咽着涅槃圣液:“老道已经被那孽障的枪罡震裂五脏六腑,命不久矣。”

“除非有千斤以上这样的涅槃圣液,才有机会将老道治好,但这太不值得。”

老道士慈祥地望着沈天,道:“天儿,实不相瞒老道很喜欢你。”

“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老道就想收你为弟子了。”

“只是二师弟捷足先登将你先收为弟子,而且他修为又比我高。”

“所以……咳咳,伤势恶化,看来老道撑不了多久,天儿你不用白费功夫。”

将10斤涅槃圣液瓶子里的最后一口喝完,老道士摇头道:“老道临死前,还有最后一个愿望,天儿你能答应我吗?”

沈天叹气:“师伯您伤势这么重,就别说话了,把最后一口气憋着吧!”

“不就是千斤涅槃嘛!您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,这千斤涅槃圣液理所应当该我承担。”

老道士舔了舔嘴唇:“这……这怎么能行?你一共才两三千斤涅槃圣液,都是拼命寻得的。”

“我……我身为你的长辈,怎么能如此不要脸皮贪墨你的造化?”

“若是你真的于心不忍,能不能在老道临死前拜……”

“拜老道为师,传承老道的炼体术衣钵?”

“这样老道这次就算陨落,在天之灵也能瞑目了。”

临死前拜师?

听着老道士的话,沈天不由得愣了愣。

话说明明可以轻松救活的,为什么碧莲师伯却一心求死呢!

千斤涅槃圣液虽然不少,但……也不算太多啊!

沈天这边正懵逼呢!

另一边被冰封的血袍殿主,体表冰块却是在飞速崩裂。

“楚龙河,你已经到极限了吗?”

“既然如此,受死吧!”

轰~!

冰块瞬间爆炸开来,血袍殿主脸色苍白地破封而出。

看样子,他也受了不轻的伤。

但此时的他愈发危险,脸上的杀气已经凝成实质。

七杀珠凝聚出血色长枪,血袍殿主陡然激射向碧莲天尊和沈天众人。

“叶老,您再不出手我们可就都要凉凉了。”

沈天无奈地在心中沟通叶擎苍,然而叶擎苍却似乎没有丝毫担忧。

他轻笑道:“你小子啥都好,就是经历的太少,看不出某些人的真面目,别急!”

……

眼看着血袍殿主的枪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丹舞天尊和白莲天尊联手阻拦,却被一枪直接荡退出数十丈外。

那杆枪,即将击中碧莲天尊和沈天。

沈天已经放弃不靠谱的叶擎苍,准备催动圣子令和天诛剑背水一战。

就在这时,一个愤怒而抓狂的声音在沈天身后响起。

“血杀你这没脑子的二百五,好好地被封印住不行吗?破封直接逃不行吗?”

“非要来搅和爷爷我的好事,你就那么急着想见你的死鬼师父?”

沈天惊讶回头,却见赫然是脸色苍白如纸的碧莲天尊。

此时老道士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无比可怕!

可怕得沈天心里,此时都不由怀疑。

师伯他……真的重伤了?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